原以為一切會穩定下來,怎料事情總會有點不大順利。


首先,紅十字會這時才叫我去面試。裏面環境簡直一流,可是兒科不是我的那杯茶。原本答應送回成績單,但因為工作關係一日拖一日,倒不如將這個大好機會留給真正有興趣的同學們。


接著,醫管局竟然會見我這個二級下等「榮譽」生,原本都難以抉擇的,但經過今日在診所的時間,我想診所的工作會比醫院來得適合,至少學的東西會比較多,和不會見到像精神病人般的上司。但我都會見一見,在我發問的時間,我一定會問:「為甚麼你會見我?」


現在只希望可以儘快回魂,做回一個「可以獨立工作的治療師」


----------------------------


剛過了的周末,又以老鬼身份參加了中七營。之前已經聽說過今年籌委的問題。而身邊的老鬼都抱怨,在數算著籌委的不是。


當籌委間已經在互相數算大家的不是時,身為老鬼不應該多加一腳讓他們弱小心靈跌入無底深潭。今年籌委的質素可能不及上年,不是,是比往年多了點個人主義,但個人主義是否就等於不肯聽別人的竟見?曾經在某個環節時聽到老鬼這樣的對話:


「我們是否跟他們一起快點吃完,然後幫手佈置?」


「好呀!」


「不好了,我怕我們去幫忙又會令籌委們筧得我們在干涉他們做的事」


明顯,我見到的是今年籌委人數多出來的亂,和多了年青人應有的任性和我行我素。還記得大專部成立的目的,甚至想上莊的,都是給一個機會讓籌委和莊員有學習的機會。或許用學友社或者大專部的名字去冒險是個不智的行為,但以錯誤中學習,經驗比任何東西來得深刻。分享環節期間,我知道老鬼只是一個提供更多資料的渠道,但在我組,老鬼差不多負責整個討論──因為看見組爸組媽到了第三天活動都不大知道他們在討論擔任甚麼角色。再引申到籌備期間的過程,我差不多肯定籌委們覺得中七營其實是大學迎新營。


這是我不想看見的。


我更知道,現在要做的是讓他們知道他們和怎樣和原本的理念有何分別。但要解決這事,看來十分困難。


所以,如果檢討會要開的時侯,我想儘量出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