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昨天。診所正式開張,除了忙得不可開交,連我這個所謂專職人員搞至掃地外,就是延續我這個觀塘人在所謂這個上流社會下的生活不平衡。


多麼的衣香鬢影呢!全個診所都是大人物送來的花牌,搞得連通往廁所的路都沒有。還見到高永文(前醫管局專業事務總監,一個感性的人,沙士英雄一名)送來的花牌,才知道他原來都是個骨佬(骨科醫生)。


上來的人更厲害。現場見到趙曾學韞,才知道她真人也只是用名牌堆砌出來的師奶一名,不過也倒欣賞她寧可多用點護膚品去補償風吹雨打冰雹襲擊,也到雲南、新疆搞慈善活動魄力。又見到「中間分界」梁智雄(前醫管局主席)現在無官一身輕,對近來何兆煒的離任一笑置之,完全明白何謂不在其位。我看見醫生很努力去探口風去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但怎叫他今天是主人家要招呼人客?


更令我有點「心涼」的,我竟然遇見早一陣子上去面試的另一位姑娘。哼!我都會有工開呢!澳洲畢業回來的又如何?那只是用錢堆砌出來的虛名而已。


唯一感覺不良好的,是見到所謂醫生生出來亨亨玉立的女兒,手上拿著的kate spade手袋……妒忌心開始重起來了。


—————————————————————————-


今天是中五同學重聚日。大概都是交換近況而已。普通的k lunch過後,我更喜歡今天的保齡球場。全場最吵耳的一群,笑得人仰馬翻的蝦碌鏡頭、和大家的「精湛球技」,讓我可以在週日這日子可以好好relax下。多謝你們。


—————————————————————————-


終於要放棄一直以來的事奉。幸好我不需要解釋太多,但心中始終有點不捨得,因為我知道 神要我作一個敬拜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