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 is over


我感到我這三兩天正在踩屎。


首先,不知是否真的和我的治療有關,連續兩個經過我手的術後病人傷口都爆了線,要停止做物理治療。護士說可能醫生將未可以做物理治療的病人交在我手上這個原因安慰我,但心裏總有點覺得自己差不多要負上全盤責任。碰巧這兩個症我是從來沒有遇過相似的,所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的是否正確。這個時侯還在想念有人supervise自己的日子,該打!


第二,由於狀態欠佳,連admin的counter work都可以做得一塌糊塗。醫生責罵少不免,而我其實開始習慣她罵人的語氣;但是,今天櫃檯實在忙得要命,我原本都不想搞垮櫃檯。不幫忙的話,又會給醫生覺得我甚麼都不做,你究竟想我怎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