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24日,生日大喜日子,K之夜。相對來說這一夜算是慶祝得比較普通一點──正確來說我都不知怎的要一定和家人慶祝生日,而這一嚴格來說是爸爸媽媽借唱歌來發洩自己的時間,不過這個要追求不平凡的我,這天反而想事情簡單一點。

工作!

在這工作的面試時,醫生問我懂不懂McKenzie和Mulligan的物理治療方法,我說我仍須努力學習。估不到這陣子醫生的信口開河令我徒添壓力。

在林醫生正式盟當天,他有一位精神科朋友竟然問我能否幫他處理一些病人。ok,總算在multi-system學過些紙上功課,或者讓我誤打誤撞可以首先令病人愉快一點。

今天有一位家庭醫學專科醫生上來看看我們診所,順便處理轉介事宜。她在參觀物理治療室又提出一條奇怪問題。「你們會否做pelvic floor exercise?」我們偉大的老板醫生竟然說:「哦,暫時我們沒有這一類病人,但要做都不是一件難事……」

怎麼?我完全沒有學過這些哦,連在醫院實習這個簡直是「立入禁止」的項目,因為這項治療只可以由女治療師做;況且,如果你是一位失禁病人,都不想自己的私處隨意公開給別人參觀、欣賞。

我明白這只是醫生之間的寒暄,但難保有一天我要接觸這類病人。

今日辯題:我要如何學習pelvic floor exerci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