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當年的學生會幹事重聚。嘩,原來大家都長大了,回想起當年的在搞活動時幼稚決定、開會直至夜深的睏悶之後是一個個活動完滿結束的滿足感……雖然和今天一起談論的話題關係已經不大,但看著當年的活寶繼續互相鬥窒,比《雙星報喜》更好看。


還有,很佩服我原來有這麼多拿一級榮譽的同學……


但我還不賴,苟延殘喘的一個註冊物理治療師!忽然間的使命感大了,要好像做些事為這個專業,要在工作上保持高水準治療,維持醫生對我的信任。直至有一天,我們可以直接接觸病人,脫離醫生的protectionism(自我保護主義),至少我們的工資可以要得合理一點,保障我們生活。


對,生活是先要有麵包才能講理想,八月尾了,雖然有不少同學已經找到工作,但更多仍在大海浮沉;就算找到工作,工錢還要比一舨大學生低。牌費、周年執照費、入學會針灸資格費、專業責任保險,還有將來用以續裨的進修貴用──但一般私人執業的治療師收入都朝不保夕,還要給政府還學費。看著同學的日記,已經有好一些同學給家人追家用,但現時如斯狀況,我希望他們的家人真的諒解。


只是希望。


幸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