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到傻,醫生一在,繼續overload。


再試試平生最惡啃的一個case:要在病人胯下碌ultrasound,因為ischial tuberosity(即你坐下時骨頭頂在椅子的位置)有事,在大腿內收和膕繩肌起始處有發炎徵狀。病人是位彪形大漢,玩曲棍球已經很多年,年中不知跌傷了多少次,痛症看過不少醫生都不能治癒,唯有試試用這個方法看看能否成功。但到底,似乎我的尷尬比他還多:他的傷處都不知給多少醫護看過,但在我而言,沒有心理準備,有點不知所措。超聲波、拉筋、運動指導,還要看3次,給點心理準備給我!


還有,第一次覺得個超聲波頭要用酒精紙巾抹抹抹擦擦擦乾淨。噢!


短期目標:準時收工,在演藝學院的歌劇院裏,幻想相中人不是梁家輝,而是謝君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