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約了四位同學上自己診所開p……不是不是,是簡介臨時工的事宜。其實個flow好簡單,約齊的原因,不外乎這幾個:


1. 俾醫生「認識」一下她們。不過有個滴汗位。醫生說:「你們都是好朋友是吧!是不是一齊開study group的同學仔?」不學無術的我們當然沒有這樣勤力過,我唯有打圓場說:「我們做projects時侯總是在同一組的,哈哈哈~~~」不過同日我們決定有每月例會分享一下個案,學術性大於一切,yeah!


2. 大家真的很久沒有見過面,所以在林醫生房間內有講有笑,還笑得挺大聲。還給醫生問我們:「幹麼你們興奮得這麼樣子?」


3. 八卦大家情況,原來可以泊碼頭都都七七八八了。未找到工作的人努力呀!


接著第二天的展覽,so far so good,但原來當局竟然不讓我們中心約症!可惡!在場的人竟然口出狂言說骨質疏鬆是不治之症!!shit shit shit!!


—————————————————————————————


是日問題:


1. 極速25分鐘做完一個症,是否太短?(假設每一次物理治療價錢相同)但病人毋需做IFT,時間真的少了很多,加上病人有CI去做太aggresive的治療,留太久沒事做dum波鐘又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請找人comment下!


2. 究竟係理論和骨科知識較重要,還是新奇刺激又好玩的technique可以顯身價較重要?現時老細塞落我袋的明顯是前者居多。但正所謂「隔離飯香」尤其是見到同學開始在其同事身上學到position release、Gr V絕技、還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