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先黎病,我不依!!!整個週日只可以在床上休息,而一直難以維持的教會生活,暫時也沒辦法再振作起來。不過這個暫停對我來說意義很大,除了是傳道書講過「讀書多,身體疲累」的問題外,同時我由很積極去想受洗的問題,轉為一個為甚麼要用受洗的形式去決定一個基督徒是否成熟的問題。可是,暫時我都沒時間在聖經中找答案。


因為一份全職已夠累人,何況,我現時因為要更多的錢去完成自己的計劃──包括進修、外國執業的專科試、助養兒童、還有一直給家人催促加碼的家用,我知道這只會令我更加累,但若一直都聽不到 神在我身上計劃的時侯,我不可能坐以待斃。


盵過去的星期六,終於嘗試到overloafd的滋味。四個病人同時出現,但我只有一張治療床和一條樓梯,最後要霸佔dexa房張所謂治療床才可以應付。其實我喜歡這感覺,可惜並不常在。


努力!


ps: 多謝同學對上個weblog的意見。我會努力的了﹐大家也要努力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