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我一直沒有在抱怨要做非治療的工作。正如我和晏琪也講過,世上沒有可能有一份物理治療師工作可以純綷做檢查和治療。所以,登記、配藥這些東西我從來沒有覺得是一個問題。


這些日子我也熬過,正如你們都看過我搬紙皮箱的狼狽相。我這刻感到想離開,是因為我今天才發現醫生將我整份工作剛好進行了一個180度的本末倒置。他覺得我應一該一天到黑守在櫃檯,任何事都不准走開,治療?快點手草草了結,回到櫃檯聽電話、影印傳真、送信到隔鄰醫生處。


最後,我作治療的時不到十分一,比一個兼職更可憐。


再者,醫生連我用超聲波的劑量都進行干涉,繼續治療還是D/C回家都不是我決定的事,我想這一切很難叫自己接受。連我要買甚麼輪椅/助行器具他都說嫌貴,君不知我找來的價錢比市價便宜了差不多一半。


總之一句:外行人唔好咁多嗲!要有物理治療師應有的自主權!


————————————————————————–


當然,我會有著落才離開這兒,嘻嘻!在沒有新offer以前,忍辱負重是應該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