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當然不宜公開,要的話,私下解決吧!


老闆娘不在,QoL比以前更差。我做的東西,更像一個打雜多於一個「物理治療師」。最慘是今早難得還有症做的一刻。


醫生:「Megan呢?」


姑娘:「在做物理治療囉。」


醫生:「又在做物理治療?怎麼她這麼喜歡做物理治療……」


 


 


 


 


 


 


 


原來在老闆心目中我早已是一個打雜,忘記了我是一個用了三年時間、十二萬學費、辛辛苦苦拿牌回來的「物理治療師」,一早到晚在做一些應該是私人助理應該做的工作。


有時我都想嘗試做一個stable的人,給僱主對我們的印象好一些。可是,我又覺得我絕對不能這樣頂爛市。


Kris真的說得沒錯,有時stable與否,在求職信和做出來是兩回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