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面試的命中率為100%。另外一邊廂也開始和我洽談中。

心情仍然複雜。但為著自己的前途,我不得不這樣做。其實我的要求不高:有症做,儲到錢到國外撈三兩年再回來,在大集團當一個高級一點點的治療師而已,當然,可以到公營醫院做一個臨床導師也是一件好事,但這實在太遙遠了。

我雖然management拿到A,但我絕對不是一個好老闆,所以早前和余小姐傾談時我也意志堅定地說我不會做一個老闆。

情況開始愈來愈似《新紮師妹》楊千嬅慘被調往失物認領部的情節。

所以,我想做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