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多於一個症啦。曾經有一秒閃過會否駛橫手唔走,但我的目光真的要再放遠一點。對,這兒會有點異常騎呢的post-op case,但我已經感到我的手藝開始生鏽;再者,獅子座女生不愛一生守在別人背後,我要的是有獨當一面的機會。


頸痛的女生又回來了。其實這位給醫生主動default的病人我早就估到她會回來。她說,如果我走哪兒,她會跟著我走往哪兒做治療。第一次有這樣忠誠的病人,自我膨脹,升天!


——————————————————————————–


但是,生理周期開始進入低潮。生理、心理狀態影響得我連由地鐵出口走往診所都有困難。今天還要見工……咪玩我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