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絕對決心嗎?不見得。

這一個星期都是在等,直至昨晚收到一個電郵。這個電郵是從新加坡寄過來的,是我無心插柳見到GH一個過期廣告後寄電郵的結果,那兒的高級物理治療師說對我的成績表有興趣。

我之所以說她對我的成績表有興趣,是因為她提出的一大堆問題,這個問題最難搞。因為我從來對自己的成績沒有信心。

再想起大學時期自己這方面思想的絕對幼稚,一天到晚嚷著會到彼岸開展自己的事業。早前已經說過我仍未有心理準備,這天的我真的對離開香港一段長時間(已不說是「到新加坡」了)有點恐懼。

另一廂,香港的面試週期又開始。我已經對此太累,而這回選上的工作,又似乎競爭太大,也沒有十足把握。

那未來這幾天會見到甚麼?我唯有見步行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