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輪面試完成了。今次遇上的「對手」是一位看來挺傻頭傻腦那類,以為自己硬來調整生理時鐘己經很睏,怎料這位先生不知是否工作太辛苦目光呆滯。眼見這樣的情形,我唯有駛出一招「刀仔拮大脾」自插一番,維持自己清醒程度。

至於面京內容,由於見我的都是社工,故幸好沒有問書。太久沒有接觸病人,實怕自己技窮。

說實話,自我感覺良好。但總要有五十巴仙失敗的心理準備,和繼續謝絕為私人公司的opening動手寫信。

至於這個等消息的日子怎樣熬,我想有更好提議──最好低消費,高增值的。原本想學程至美醫生般打保齡球的,但覺得不是個好選擇。怪只怪自己不可一天到黑對著書本,雖然intern blues還未看完,我札我要更好的活動消磨時間。

ps: 例如,看《情陷夜中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