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未知道怎樣去和家人解釋這件事。沒用的我,只在不斷地嚼口香糖。


我不懂怎樣減壓,只在回味著口香糖的味道。我其實找到一個最好的時間,但我想可否找個早一點的。憋在腦袋口難開,感覺當然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