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有些大學同學因為我的去向向我查詢彼方的狀況。在道義的立場,我當然很樂意去解答。

但我想,我現時身處的還是香港,工作還未開始,我可以答到些甚麼。

我再想,我作出這個決定的時侯,又有誰可以問?到頭來還不是自己冒著賣豬仔的危險搏個offer回來。

望著英國物理治療學會的外地工作指南,詳盡又仔細,資料源源不絕免費送上。我想,其實我交的400塊香港物理治療學會年費,得到的又是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