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收到選舉事務處的信,說我將會在香港的政壇可多投兩票。信中提及,如果沒有反對,我將會在選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和選特首的選委會各有一票。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因為多了個專業註冊會變成某些政客口中的「特權階級」,但我也曾經想過,作為這個界別的小數民族,就算有票選自己的代表出來,照顧也會先照顧大多數人,即是註冊護士的權益。關於我們的權益?好像連可以用來吹大砲的政崗都沒有提過。

而且,眾所周知上一手的議員的弟弟也是同行,但是一個專壓榨新畢業同學的同行,這可以教我們怎麼樣?還不是有同學為兩斗米折腰?

而選委會那邊�聽說侯選人會在選舉期間不斷和你開飯局、跳茶舞等等等等社交活動。我幻想著當一隻戴著煲呔的唐老鴨和你共晉晚餐�我實在划不來。制度就是制度,誰做特首,制度不變,沒有甚麼大作為。

但我可不放棄這手上的兩票,姑且看看可以做出些甚麼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