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招聘廣告,又引發無限聯想。據說,因為這次我的無限出走的決心,感染了些對現在環境不滿意的同學躍躍慾試。

他們想走的心情,可能和我當初決定走出去或許差不多──職銜一樣,薪金卻只有政府同職系的一半,沒有津貼、沒有專業發展,甚至看不到明天上司會將你的專業
扭曲成怎麼的一個模樣。或許是我們想原地踏步,又或許我們只想先在專業中尋找著點點核心價值,所以,當另一邊中門大開,這一邊又看見這扇門開給你覺得不應
該甚至沒資格的人的時侯,人當然想進入另一個境地,努力高呼「活得比你好」。

可是,尚未出發的我,其實不可以確告訴你,走進另一個門檻,是否真的活得比人好。我現在只是想,繁複的手續和沒完沒了的等待,何時才能完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