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里糊塗下,又給同事拉去打乒乓球。而且,不是隨便玩玩那種,是要跟不同醫院部門、不同醫院、甚至不同政府部門(我們屬於衞生部,但對手會有國防部的壯丁)比賽而準備練兵。

所以,雖然有校隊的經歷,可在前國家隊員的地獄式多球無定向訓練後,再加上自己不「錫身」,工作時做檢查用錯力量(尤其是McMurray
test時,同行一定會明白),右邊手腕開始疼痛,前臂肌肉也有潛質發展成table tennis elbow(乒乓球肘,網球肘桌上版)。

原本因為這個問題已經不想再練習的了,我今晚再去,完全是因為這是一個好好認識同一個聯網各大醫生的好機會。

最厲害的,是不打球的話,就沒有人用車送我回家,縱使這是三數分鐘車程的路,然後發覺,除了醫生外,這位和我同期進醫院的治療師都有錢得可以每天自己駕車
上班──在新加坡擁車要的錢比在香港多很多很多呢!這忽然教我想起《ER》裏面的靚仔醫生Dr. Carter,這兩個傢伙在醫院只是在打風流工……

為了認識更多有錢仔,打到膊頭甩骱都制呀(講笑,我只想明天可以找個時間碌碌超聲波而已,很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