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轉所有香港的英文書店都找不著Michael Crawford的自傳,反而偶爾在新加坡最大的書店找到唯一的一本精裝硬皮版本。因為剛出糧,所以「慷慨解囊」一下。

所以說到尾香港都不夠這兒的人國際化。

我想我也要進入《歌聲魅影》的狂熱狀態。雖然仍有不少朋友都說這個劇目到新加坡上演的冷笑話,可在不同場地、不同演員配撘的情況下,總會有點特別。反正我也不是指定要每年看一次,甚至更多的小姐闊太,一次半次這樣,有何不可?

我想我會好好看看這本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