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波,老細失驚無神唔想睇一個patellofemoral pain的病人(呢類症係度真係睇到咪埋眼都識做)彈左俾我,搞完一大輪先知原來之前睇緊呢度另一個治療師,應該彈俾佢而唔係彈俾我睇一次轉治療師即日鮮,吹漲~
註:那一刻我條隊仲有兩個病人已經等了15分鐘?

第二波,原來下星期樓上rehab med section除了要接我畢業之後從未掂過的中風case外,仲要做治療室的管家婆,邊個偷左啞鈴士的唔簽簿都要搵我,大鑊?


三波,今日下午兩點三十分至兩點三十五分同時有三個新症三個舊症一齊黎,有人早到有人遲到,但同樣要登記之後20分鐘內睇哂,簡直係mission
impossible,當中d病人仲要個個都問長問短,仲要有一個基本上全身都冇忽完整的(這類病人通常是體育男教師,幾年前做過十字靭帶手術,加無數次
扭傷腳踝背肌,上堂教書教打籃球篤魚蛋,再加肩膊脫臼數次和前膝蓋痛適量之輩,睇完醫生後基本上睇醫生排版好過睇轉介信的症,因為張轉介信都唔夠位俾醫生
寫佢點解要做物理治療。我竟然短短幾個月就見到好幾個這些熱血男教師,真的?)

唯一可以解釋到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完善」的地鐵站到醫院的接駁巴士服務,全部都在同一班車,所以同到了醫院。

真係想好頭好尾呀,拜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