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日月如梭。就這樣我在這兒的rotation生涯就過了四分之一。(合約三年,但完成otation大約兩年時間)

我想在這半年看的症差不多是實習和隨後的工作差不多一年的總和。由只有STAR的柴娃娃知識到現在總算多一點理解和治療技巧,我想這個催生的過程是我若果留在香港的話永遠不會得到的。

尤其是第一次要治理服兵役的年青人的心態,由很想回去到永遠不想康復的人都有的人生百態;還有對付小小國家運動員和其家長們有關怎樣「包裝」病情報告的技巧,也是一種好好的新體驗。

最最最難得的,是體驗到物理治療師、健身教練和strength conditioning
coach再加運動醫學科醫生怎樣在團隊裏工作,讓我知道:有時在醫生面前都要搞下爛gag的。

有時也有衝動就這樣挾著這些東西帶回香港,尤其是我曾經發白日夢想過的演員/舞蹈員專科治療,但我要提醒自己:我是為了rotation而來的,一定要完成。

臨別秋波,也會有病人捨不得自己。除了早前的表揚信外,也收到了病人的小禮物。別的治療師收的通常都可吃,不過今天我收到這樣的東西:

 

Photo-0051 Photo-0054 Photo-0053

是一棵有我名字的草草,就算長出了葉子,名字也不會褪色。這兒難得的是,找有我英文名字的禮品不太難,反而在香港找到頭都爆都遍尋不獲。

但我有點不想真的種它出來,怕會枯萎。

下回提要:新加坡好味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