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左一個暖水袋,我竟然肯係3等內科病房浪費我的青春?

馬拉藉阿婆一個,懷疑骨質疏鬆導致急性背痛腳痛(但X光片找不到任何骨折,背痛成因完全不明)。QE Kris教落,其實呢類症俾得佢落床行到路就可以一腳掟返佢返屋企,而我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當然會出到威逼利誘,而暖水袋在這兒就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

昨日,我懷疑因為我不懂馬拉話,所以搞了半個小時才說服她,連我在內加上她三位家人合力才可以將她轉身將暖水袋放進去。今天我特地帶了懂馬拉話的TA
(therapy
assistant,即香港所謂的「artisan」、「阿姐」)上去,結果搞了大半個小時,加上家人合作,才可以哄騙到她坐起來把暖水袋放進去。而TA
同事最後告訴我,原來那阿婆講的東西完全是語無倫次,毫無邏輯的。

大半個小時,在這兒的服務標準已經可以處理到三個病人由仰卧、轉身、站立行走行樓梯返到去訓埋俾佢食埋tea寫埋排版。

真係俾個阿婆激死,我一怒之下勁charge佢「therapeutic exercise x2,hot pack」算是病房部收費新紀錄。

如果威逼利誘都哄騙不了這個阿婆落地走路,加上己經幾個月已經沒有站起來的情況下,有時我都不能不將這些病人放棄,情願多留點時間去看有空間進步的病人。

最好星期一唔好見到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