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天都是印度人/馬拉人慶祝新年的大日子。在街上,你會看見他們一家大小穿上同款色彩斑爛的民族服裝大搖大擺。就像中國人過農曆新年一樣,他們會逐家逐戶「拜年」,而剛好懷孕的女同事今晚更邀請我們一群餓鬼到她家討吃討喝。

歡樂過後,在地鐵出發前,我繼續為2007年3月在新加坡上演的《歌聲魅影》,努力追看著Michael Crawford的自傳。故事已經到了他廿一歲那年,他母親突然患上急性胰臟炎逝世的那一段。

演員寫出來的文字當然也有些舞台上的煽情。可這一段我一定要節錄出來:

(母親垂危在床,兒子陪伴在側)



母親:仔,你想幹甚麼便幹甚麼吧!你再不是小嬰孩了。

兒子:多謝,媽(親了她一下)

母親:星期五記得回來吃晚飯

兒子:我會的了

母親:也記得帶你的髒衣服回來洗?

在他的女婿母親逝世時,他也說了這一番話:

每一日早上醒來,你會開始習慣母親的人不在你身旁,但你毋須急於將它忘記。不要讓母親脫離你的生活,她的愛是永遠存在你的心裏,且永不止息。

再想起段孤身走我路,和爺爺從逝世到入土為安都不能回鄉參與時,人就崩潰了。

我只想,崩潰過後,我和他們在兩個地方好好過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