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仍七上八落。

星期五因為替假幫同事為一位病人抽痰。完事後半小時,病人宣告不治。

同一天,我教奇幻潮病人一怎麼用柺杖走樓梯。通常我都有個習慣一邊走一邊談天,但這天的話題給病人帶住了,還將題目由原本聽甚麼粵語流行曲,聽容祖兒陳奕迅,忽然轉到陳百強和張國榮。

因為精神科的職業治療師說他的自殺傾向其實沒有甚麼大進展,話題這麼一轉,有點像踩綱索的意味,而我也很怕自己變成她另一個姐姐,負上「慫恿他再萌起自殺念頭」的幫兇。幸好,他也開始後悔自己為何當天一躍而下。但小薯仔仍然是小薯仔,還是很怕在這手裏的燙手山芋?

眼見病人一個個離開,痊癒也好,往生也好,到今天也許仍未太習慣。我喜歡這兒,但還是懷念在運動醫學中心的日子,嘻嘻哈哈又一天?

我上司的房間,純綷搞笑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