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除了歸家的短暫假期,還有剛在今晚舉行的陳奕迅演唱會。

事前還有點擔心他為了這個華語市場多唱我本身不大熟悉的華語歌,還擔心他因為新加坡要為著尺度問題不敢輕舉妄動。

擔心是多餘的。原本小小的展覽場地擠得水洩不通,現場懂廣東話的樂迷也比想像中多(我想場中大多不是香港人就是馬來西亞華僑)。而陳先生亦放心地放肆狂飆他的快歌、廣東歌和在香港根本沒有可能唱到的英文歌。

也出乎我所料,現場反應較大也教我感動的,是他一首首經典新舊對照廣東慢歌──《綿綿》、《夕陽無限好》、《明年今日》、《shall we talk》、《幸福摩天輪》、《浮誇》(這首一出連我都「嘩」了一聲出來)、《富士山下》和估不到他會選廣東版本的《k歌之王》。

更覺得物有所值的,是他不再在演唱期間不會像香港時般嘀嘀咕咕,純綷耳朵的享受,也省卻了浮誇的舞台設計和奇裝異服(唯然有歌迷大喊他get a
life的頭頂烏鴉到哪裏去,他也幽了一默說:「飛走了」)一個舞台,一隊搖滾樂隊,再加十多人的管絃樂團,他也只是穿上汗衫牛仔褲,到後段也只換上簡單
禮服配合管絃樂團伴奏而已。無添加任何冷笑話無聊環節,雖然門票明顯比香港的貴,我們以約港幣350塊只可以坐山頂位;而嘉賓是「估你唔到」的何超儀(身
邊馬來西亞同事也不知道她是誰,我也不好意思地要繼續稱呼他為「何鴻燊個女」,對不起!)任由思鄉病病入膏肓,也是對自己好一點的新年禮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