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這兒的人都知道我從來很少出一個只有一句的post。可我真的在這兒只出這樣的一句:

我真的感到我在這兒只是用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混飯吃。

唉!~尤其是一直收到的表揚信都是操廣東話的病人寫給我時,這真的不到你不相信。

或者真有人會安慰我說:「這兒的馬來西亞華僑同事都會說廣府話,那為甚麼只有你收到表揚信而其他人就不會?」

只是我的廣東話比其他較字正腔圓,跟我的治療技術真的無關。最近又來了一個中風阿叔,口語表達有困難,根據治療紀錄,早前在他的普通內科病房全程給馬拉同事黑臉一張,甚麼都不肯做,我只是將治療轉「翡翠台」,他已經可以立即站起來。

就算他中風前仍有工作,理應華語英文馬來話樣樣通曉。

由於他原是我老闆的豬肉症(即是「太公分豬肉」也,同事放假但要其他治療師硬食的症),當我一告訴他要還給老闆時,從他的眼神有千千萬萬個不願意──我知道我中招了,這麼一塊「豬肉」要繼續硬食下去。

那你千祈要打直走出去。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