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就是我為甚麼有大醫院不做,做這間我口中的「街坊醫院」──

你幾時見到醫院大老細會同係上course後同你影埋哂呢d白癡相?跟住仲有同事俾人掟落hydro池?

又或者其實只是我們心理不平衡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