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要準備in-service的簡報,更新會較慢,望能見諒!)

終於明白有些明星在傳媒訪問面前擺黑臉,愈紅的人,擺出來的臉便會愈黑。

由臨出發直到了香港再回來,所有同事家人朋友暨大纜都談不上的一干人等都問著同一種問題?

「你這個農曆年要回去嗎?請了幾天假?緊張嗎?家人聯絡了嗎?機票現在幾錢?」

「你在那邊一個人住嗎?幾一個月租?要自己燒飯吃嗎?幾錢一個月糧呀?有找到男朋友嗎?下次甚麼時侯回來?」

「你放完假回來了嗎?買了甚麼東西?有老婆餅嗎?那裏有甚麼好玩嗎?過年的香港應該很熱鬧吧!最近有甚麼好康好買?」

?

就算給上司說自己有多喜歡說話,面對錄音機一般的問題,自己的耐性亦隨著這幾條問題的頻率愈來愈低,我的body awareness已經告訴我的臉色愈來愈沉,愈來愈不想像發聲毛毛公仔般一按就會一直喊:「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雖然假期完了,恐怕這些問題繼續成為發聲毛毛公仔的trigger。要寫在blog,像某些半紅不黑的小明星般將這類標準問題拍好片段放上
youtube.com嗎?那我的攝錄機要在哪找?自拍不是不可以,可以剪片我真的從來沒有做過?夠了!我就是不想回答這些問題,就讓你們這麼的一些神
秘感,畫再畫得美,留白之處就是最精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