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收到家裏寄來的郵包。教人期待的當然是早前趁在香港時做的新身份證,下次回港就可以用e道了。實在高科技之產物就會給我們這種無聊的驚喜。

有時都給人問為甚麼還要特意換新身份證。但當你一個人流落他鄉為了慰解寂寞心靈,做的是找焗豬扒飯、所有時裝雜誌的香港中文版、打internet
phone回家詢問《爭霸》的劇情、甚至是在youtube.com尋找廣東歌音樂錄影帶和看《美女廚房》。膚淺而充斥著香港味道的消閒模式,姑勿論對提
升人生造成妨礙甚或降低智商,總之我已感到,沒有這些東西在生活中,不如把我陰乾。

同樣的東西亦適用於兩地專業政策改變的反應。對新加坡提了十年的註冊制度到今天仍然以龜速進行仍然漫不經心;對澳洲盛傳短期內只要有碩士學歷毋須考試直接註冊已經失去精神上的刺激,只是郵包裏再收到學會老虔婆的信,說香港要為治療師搞院士制度。

就像醫生一樣,院士制度就是如何讓你可以號稱自己是物理治療專科人士,對某種病症只可以尋求專科治療師診症。一看初步第一稿成為院士的條件,可用近乎荒謬來形容:

1. 在專科有碩士或以上資格,並有豐富經驗
2. 履行循証醫學,不會做沒有文獻支持的治療
3. 致力研究,最好有文章在專業期刊上發表
4. 教學工作:有作臨床導師的資歷
5. 筆試和實習試及格

如果臨床環境在未來10年都沒有大變化的話,要香港出第一個物理治療院士的機會近乎零。第一、二項相信很多人都可以符合,可第三、四項則只會局限於資源相
對較充裕的公營醫院的同事,尤其是教人總覺得朝不保夕之秋的私人執業和志願機構工作的同事,可沒有這樣的資源(包括時間、經費、和研究對象)去做研究,有
這麼多的病人可以給學生實習。在公營醫院工作的同事,要就簽一至三年合約的新秀,工作沒有保障,有心無力;要不就是已變了老油條,只期待日子到了工錢準時
轉到戶口。

再深一層的問題,就是若果你只有點傷風咳嗽,你會選擇在樓下註診的普通家庭科醫生(雖然他們應該都會專科化),還是特意找個胸肺科專科醫生來看?如果你得
到的是神經科院士資格,如果有一個病人說有慢性阻塞肺病病人想找你拍痰,你會接手來做,還是轉回給一個可能只是普通科的同事來做?你在不同範疇工作的話,
得出的答案和解讀肯定不同──私人執業的同事當然會把握每一個機會賺錢;其他地方的治療師,到了院士
資格當然是部門高層,當然會以自己「不擅長」的理由推搪給下屬。

我就不相信這樣會改善臨床環境。哼!(可能講太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