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機事件一:高級醫生在午飯時侯打電話給你,苦苦哀求你看一位正在住院,完成三節物理治療後完全沒有腰痛會跑會跳已經給我off了的婆婆,原因只是承受不了病人兒子的喋喋不休。

屈機事件二:老人癡呆婆婆做了換髖關節手術後,因為意識不到自己可以站起來,說痛又說不出哪兒痛,被老人科醫生屈機說要至少站起來才送她去老人院給那兒的
治療師跟進。結果,用了頂級TENS機再加我自己、護士學生和助理三人合力完成「創舉」,但病人根本都不知道你對她在做甚麼,只顧大吵大鬧。

屈機事件三:看過一位阿婆,因為不肯接受治療,我只是呼喝了一句,
就給她針對,對著其他同事和職業治療師還會耍點點花樣,對著我全程黑面拒絕接受治療。原本已經放棄了她,又是醫生苦苦哀求,唯有要其他同事特意走過來跟進
她,只是每個同事對她的耍大牌也不是味兒(註:她住的只是三等房)。

屈機事件四:失業阿叔到治療房「指示」你做拉腰,檢查結果熟真熟假天知曉,每天對著護士阿姐呼呼喝喝,明明自知有糖尿病到處找些陌生不知情況的同事騙美祿
來喝。雖然萬分不願意再叫這位院霸到治療室騷擾其他病人,但因為醫生和醫護社工的壓力要在他住院期間每天進行「頹拉」──其實我已經沒有再檢查他了,每天
也指示助手磅數便草草了事。

除了苦讀Maitland,有些東西你永遠都不知道怎樣做,例如怎樣可以擺脫這班無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