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一個病人手術後行得走得跳得飛得還硬要我給一個呼吸器給他。明明走路比用這個傢伙更能訓練術後肺功能,任由我怎樣解釋給醫生也只是對牛彈琴,有時還會懷疑醫學院為甚麼當年會收他做學生?

為甚麼要在今天新症爆炸之日還要幫替假同事用gym session用一個半小時狂吞14個病人,是不是因為我是香港人要我試試香港公立醫院式工作量?

為甚麼已經做到晚上七點還要像傻婆般到處找病人紀錄???

為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