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怕請病假,一來做病房的代價是在無厘頭時段都會收到護士電話要你看誰跟誰,做一些你覺得無關痛癢醫生離奇地覺得缺你不可的無聊事宜(例如連要供應防血栓塞襪都是你的職責),二來還是那種丟下病人不理的心理障礙作崇,也增加了同事的工作量。住院病人長做長有,和醫生護士不同,有職員請病假另外有同事替更,治療師在醫院,病一個,少一個,即是說應看的都不會有人頂替,如果病人住院是主要是要看治療師的話,治療師沒上班即是浪費他們的時間和住院費用。

但星期五早上離奇失聲,迫不得已要請病假。幸好上司都諒解我已經長時間overload,看了醫生服了藥昏昏慾睡,卻仍然不斷收到病房打來的電話,急件紅字電郵送到各病房通知病房治療師安排,卻沒有人會注意隨便當成垃圾慘遭刪除,然後不顧你死活,打電話通知你要做的事情她們便大功告成,隨後的事情請閣下自理。

最後一怒之下冒著接不到緊急電話的風險將手機調到安靜模式,我要的只是僱佣合約給我應有的休息。一覺睡醒,雖然重拾久違的睡到自然醒的滿足,但也喚醒了當時找不到工作也是睡到自然醒的失業時代的日子怎樣難熬。

以後放假,最好不要自己一人在新加坡。香港長假倒數兩星期,當想到以下的東西,康復比平常更快速:

1. ,可以到中環H&M、無印(以示我對新加坡無印的不滿,此店的新加坡分部已遭我列入黑名單)、uniqlo、harvey nichols的window shopping
2. 一年一度香港書展
3. 終於可以正常價16蚊港紙早享受一個久違的早餐A
4. 在這一星期內毋須再聽見那些你不熟悉的語言
5. 還有很多很多

還有多餘的時間胡思亂想。如果有甚麼course都是給上司拿了day off 去沒有留給你。幸福,還是給自己爭取。下一個目標:約滿前考到Exercise Specialist。看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