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在香港的一個星期,原來對人講得最多的就是這一句。這次回鄉的目的主要是養豬(吃完就睡,睡醒就吃)、瘋狂購物這一類高消費低增值活動。沒有主動約會朋友,被動的飯局令見的人少了,卻多了人在一年後的今日重新再問我的前途問題。

三年、五年、十年計劃?剛開始的時侯多麼躊躇滿志,中途卻是披荊斬棘。事隔一年,我以為這一刻意志仍然堅定,可是估不到這個地方少了養豬的引誘,但有無
窮無盡的惰性。當你們在香港花盡有所有金錢努力為的只是一紙學士後的資格、證書,我只將自己栽進大占(gym)裏繼續做斷腳病人的工廠妹。

兩者有分別嗎?也是營營役役的生活。這只不過在一個晴朗的天空下在悶蛋的城市裏、還是在一個烏煙瘴氣卻生氣勃勃的城市裏被吞噬和消化。

終極目標仍然清淅,可要用多時間達到,是不知何年何月也不知是否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當然,這個目標,不是要嫁醫生

ps: 終於可以在香港唱足5小時以擺脫張學友的陰影,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