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我不是說chiro和osteopath的一套有問題,但物理治療需要於西醫的框架中做事,其實是不可以不在公眾面前履行循証醫學(evidence based practice),這只會更加打擊同業的公信力。

說到尾我們的是西方醫學團隊的一分子,記者寫文章,文頭節錄在你用物理治療師之名寫你於「脊椎指壓」的理論中對某病症的解讀,文尾記者再寫他們尋訪專科西醫,卻持相反意見。

尤其是在很多場合中,物理治療師跟醫生在同一個機構裏面工作,同一個病人,如果在同一間醫院給不同的醫生和治療師診治過,對同一種病需要治療方法出現衝突甚至自相矛盾,病人本身會覺得混淆外,更甚的是會出現生命危險。

人人的思想都不同,治療方針不同或有衝突的話,但請你自己私下在會議室解決。出來面對病人,請務必對病人的問題有同一種口徑。病人有權選擇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但政治內鬥,產生給果不應由病人來扛。

這亦是為何物理治療仍然生存於西方醫學的體系中,而osteopath、脊椎指壓仍然流於「邪魔外道」,例如脊椎指壓一直爭取在傳統醫院下掛號仍然不得要
領。不是說他們的理論沒有科學根據,而是物理治療的獨特性在於其融合傳統西方醫學所伸展出無限可塑性。在云云的所謂我們的競爭對手中,唯有我們才可以名正
言順在醫院及其他醫療/護理機構佔領這個位置,我們何時有見過有人會覺得醫院/政府診所/老人院需要聘請脊椎指壓員/osteopath/中醫師?這不是
趨炎附勢、寄人籬下,而是經過多年的合作互信關係下,物理治療和其他醫療團隊成員已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

話題再引伸到早前講的direct
access,我們爭的不是要將物理治療脫離西方醫學架構,自立門戶,而是要推行一個讓病人可以有更直接接受適當治療的程序,減少浪費病人的診金和等侯時
間。這是講求團隊精神的工作,當病人問題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以外,我們亦入須為他們尋找適當的團隊成員去解決。不要讓人覺得我們在搶症,只是給公眾多一個
渠道去讓我們去解決問題,或者將他們轉介到相關專科醫生而已。

ps: 近來執太多看完「脊椎指壓治療員」後痛不慾生的急性腰痛個案,有感而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