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日假期。上了Muscle Energy
Technique看了謝君豪x香港話劇團的《梨花夢》飲了很多茶吃了很多炸物被阿媽屈機買了很多都不知管不管用的秋裝還回了教會同萬幾人一齊祈禱還上弟
弟工作的醫院吃午飯順便醫好他的「吉他手」更嚴重發現一位長期失踪的大學同學竟然在青天白日地紅的地方結婚產子落地生根(只是不知她有沒有重操故業)還有
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食訓玩?

每次回鄉由很大感覺都現在沒有多大感覺;沒有感覺至連自己原來自己請少了半天假期都懵然不知。殆盡的心情,在燒焦的精神狀態和工作的死胡同中不斷發酵。

隨行繼上回「以後就浪跡天涯」後附送很多個「然後」:
「你回來以後就去瘦身」
「你回來以後就會學車、學鋼琴、學電腦」
「你回來後就和你回教會」
「你回來後要在哪裏哪裏訂行政套裝」
?

我不禁問:「明明已經閒著,為甚麼不現在就做?我何時忽然做了你生活的全部?」

你的生活,應該有更重要的東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