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hatheck.com

第一個星期在頸背門診,勉為其難總有點踩中地雷的感受。

人生低潮,低處未算低。其實已經到了最後一個「必修課」,應該很會明白第一個星期那種不習慣是會在不久後可以適應,自己亦應該很會怎樣應付那些帶你遊遍華
麗園七七四十九遍的特種MFY。只是,或許因為帶著上六個月的怨氣走進來,再加上完全不同的工作節奏,原以為三十分鐘一個新症、二十分鐘一個舊症的節奏應
該好好完成寫好排版,怎料給MFY和遲到早退的病人弄得控制桿都不在自己手中。最惱人的是,我已經沒有,或者特意去壓抑自己那團「火」,好像甚麼都沒精打
采似的。

另外就是我仍然未能將早前在香港上課學的東西融入治療。其中原因當然包括接手的病人或許只需要繼續上手治療師的治療方案,但我好像癡呆了似的,將四晚學回來的東西還給導師。

還有第一天帶水療班一下水就「賣老抽」,不知道下水要做甚麼。雖有幸沒有甚麼意外和問題,但就是對自己那迷惘而要對自我檢討的分數大打折扣。

所以,明天公眾假期,除了親近神,還要親近那丟下了不知多久的課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