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在這兒這麼久都沒有登過自己穿學生制服的照片,這是偷某位同學的相簿得來的,那時,我在讀二年級?
P4220076

春夏秋冬都是這一套,在病房還可以,一到門診那「凍感之房」,又或者在寒流襲港之時從醫院大樓A到醫院大樓B,涼風吹裙底的感覺,到現在也懾了一下。

我還記得在病房實習時,穿著制服同時要穿絲襪的裝束,搞得每次踢床都弄穿絲襪,差不多每天穿完即棄的狀況花少我不少錢。那時記得自己其實不大喜歡做病房,
因為連導師講書也是站著做的,可憐自己的扁平足在我看症期間不斷投訴;在門診工作,遇上的導師很用心的教,但每次講完書都已經是晚上七八點,披星戴月的日
子比現在上班更糟糕。

可是,有幸那六個實習場地都是師兄師姐口中所謂的好地方;也在導師們身上學到不少臨床技巧,不論是學術上還是怎樣面對MFY,雖然有些也因為不夠記性還給
他們了,但同時到現時也給新來的同事以為我是個「經驗老到的老油條」(在星期五和一位新來卻不是新人的同事再次這樣評價我)。這句可以看得負面卻也可以看
得是稱讚,姑且給自己感覺良好一番。

到了今天這套制服仍然好好地收藏在香港的家中,以備有時制服派對的時侯大派用場(現在醫院的制服只是白色外套,不是一套完整的制服);當然,我也曾經想像
過自己穿正式白色基調有黃色肩章的制服是怎麼的一個樣子。低潮的日子還沒完全走過,胡思亂想,給自己一個間去懷緬,去想像,雖知只是逃避現實,但我知道,
星期一,又要重新過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