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耻,因為衪為了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 11:13-15)

近來除了自己新到頸背門診,連分部經理都易了手,新官上任三把火,加上我這個新到的小薯仔不熟習環境,我給狠狠地給上司在近兩個星期內作出五連打。

對工作的心態進入低潮期,面對著批評就像已經給脫了水的陶泥,雖然還可以給陶匠捏成他們需要的形狀,可是出來的成品卻千瘡百孔,充滿裂紋。就是進入了在同 一工作崗位出現的既有工作模式,要給人矯枉過正,心中怎也不成味兒的難受。

人就是充滿這樣的惡根性,當運氣走到盡頭,看聖經的領受才更大。但至少陶泥已經充滿水,重新變得柔軟,有靭力。

看到這段經文,想起黃秋生在春田花花同學會的一句對白:「人生在世,有哪個不是遊客?」因此,問題應該已不在於現在給人五連打的感覺如何差勁;而是五連打過後,任務完成的時侯,如果不「回去」,應該要到哪一個國度裏。

我還在尋找。答案應該不在專業典藉中,那究竟在哪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