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走馬看花看完一個大學同學在香港公立醫院工作的苦況。我想和我那年在16號病房治療室一個半鐘頭怒踩15個症的情況有而無不及。

看到上面那段新聞,同業們有沒有膽識把比醫生更慘烈的治療師和病人會面時做一個統計數字,我想比醫生做出來的更恐怖。他們有問診、檢查、開藥和寫紀錄,我們還要多了做手法、教運動、扶抱走路,遇著一些牛皮燈籠,那真的要連最後一口氣都要賭上去了。

幸好我這兒會有人替你爭取政府津貼新症有三十分鐘,舊症二十分鐘的診症時間(私家症還可以長達四十分鐘和三十分鐘),做是比以前舒服得多,但隨之而來長得像世界末日的等侯時間,也要用好好的clinical outcome去說服行政的那所謂高層。

這兒的醫院是要自負盈虧的,如果沒有質素,病人很自然會流失到別處(政府是一對一作補貼的,就算受資助的病人,他們亦有權選擇在哪一間醫院接受服務)。所以管理層才有這樣的動力去搞改革。

但別以為情況會好得多,上司會要求你要做足一個足兩頁A4的assessment form,然後做全面的問診和檢查,治療(還開始叫我們儘量不用電療,主要以手法和運動去作治療方案,即是花的時間又多了),連寫簿都會有比讀書時更嚴厲的標準,其實三十分鐘,仍然很趕。

最怕還是那些已經遲大到,超過一兩個小時還要求你同樣contact time的無賴,眼睛長在額頭上還看不見後來準時到的人已經排到樓下去。還有那些要馬來話繙譯的也要比平常多花一倍的時間。這些都不可以讓你下 一個病人久等的。

說到這兒,就開始忽然想到私營機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