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人事和更表變動後,這個星期六我忽然成了住院部物理治療部的總負責人,皆因全部於星期六分配到樓上的治療師都是比我年青的蛋散。而我自己又何嘗又不是一件發了霉的蛋散……

明天是公眾假期,我今天才知道這個消息,震驚之餘,不禁在上司面前大喊一句:

「Do you know how big I am now? I have got no big name as a senior but a big butt.」除了自嘲,我無話可說。

完全應驗了我早前的一個entry,除了簽了死約的獎學金得獎人和蛋散外,新加坡的公立醫院沒有甚麼值得其他治療師留低。

也總算可以解決一直不正常地存在腦海的去留問題。大學時的計劃從沒改變,但當整間醫院將只會剩下我一個香港人來說(那個入了贅的在此不提),我也罕有地給大老闆拉到牆角詢問我的去留問題。

似乎要試的東西還沒有完,我知道我要做的東西要花多少時間。

But don’t call me when you need me. All you need is to call my but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