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由運動醫學部、康復科後,很久沒有收過感謝信,數月人事,在整脊部收到這麼一張由醫院自己設計的由我其中一個病人寫給我的感謝咭:

聽說新加坡人很吝嗇他們的感謝,總覺得服務週到總是一件應份的事情。所以醫院要催谷自己的形象,竟然出此下策,精美印刷感謝咭放在收銀處當眼位置,在乞討著病人/家屬對自己的稱讚。無疑這會起了帶頭引起病人可以有渠道表達謝意。有時還可以激勵從業員的士氣。

只是我懷念那些有心思的感謝咭,總覺得有花時間去選去寫比隨手拈來的更值得紀念。

但另一面,部門會統計每天每月收到多少張這樣的感謝咭。初時還會羨慕那些收得多感謝咭的人憑著那些質素可以賺得如此多病人的稱頌。但日子久了,當你接手他們放假遺留下來的豬肉症,發現他完全不符合職業道德,不論由脊柱側彎到末期骨質疏鬆阿嬤都在盲目地叫他們做McKenzie extension exercise(對不起,我不是對這門診治方法有成見)完全沒有正確的診症思維下胡亂處方後伸動作,8/10分痛仍然照做,再有骨折風險仍然照做,做完沒有好轉反而更痛仍然照做……再當你在他門外看到病人拿著這些咭片無奈的表情,你就知道當中有多少百分比的病人是衷心的感謝。

再想到我在運動醫學部收到的咖喱卜、瑞士卷、有我名字的豆苗這類東西不會得到官方的承認,我就知道我毋需在乎這些東西會否影響我的工作士氣。

我只需要真心的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