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死黨也是要這樣說。

人人都對現今的執業環境說成「歷史遺留的問題」,覺得身為治療師沒有甚麼東西可以扭轉這個狀況。我不只一次在同業的口中聽到這一句。

縱觀世界各地物理治療的發展,無一不是只有三數位只有證書程度的治療師開始,然後慢慢在學歷上(由證書、文憑、學位到碩士),和在資歷架構、註冊制度上更趨完善。英美如此、澳紐如此,香港更一直不下於其他亞洲地區,畢業生有好一段時間在以上地方執業更毋需註冊考試可直接申請執照,香港畢業生就是信心的保證。1984年中英談判到1989六四事件激發起的移民潮,我們的師兄師姐到了異鄉後炙手可熱,各自找到自己的玫瑰園。

然後,當這些先進國家的治療師已經爭取到免轉介看病人的時侯,香港的業界發展就到了龜速年代,而這些國家因為免轉介制度開始要求香港畢業生考執業試及格才可以申請執照。又或者不可以和其他國家進行這樣的比較──根據澳洲物理治療學會的資料,從她們開始自1906年有歷史上第一位物理治療師開始,到了1976年才成功爭取免轉介看症。而在英格蘭從開始有物理治療師到免轉介更長達八十年。七、八十年,當中有多少人的心血在當中?香港的物理治療歷史可追溯至20世紀60年代,以其他國家經驗再保守估計,我們可以任由病人從大門口進來看你的日子要等到203x年。我想:那時,你們會在哪裏?

而在膠著狀態的當中,不少同業在抱怨在當權的委員只是在公營機構裏的溫室小花,感受不到在私人執業同包的水深火熱。或者再套用其他例子:某年某月,某私家醫院醫生集體打官司爭取可以在報紙登廣告,全程需要公立醫院的醫生作支援嗎?再以前的另一宗事件,某謝姓律師希望事務律師可以公開收費,到現在任何一本八卦雜誌都有離婚999的收費透明度,大律師和法官有出過頭嗎?在這兩宗事件的背後再有另外一則問題:他們既然沒有醫學會或者律師公會撐腰都可以爭取到的東西,為甚麼要在記者面前說要爭取免轉介的人仍然是公立醫院的老虔婆而不是私人執業者本身?我想在他們在公營機構工作的立場下,可做的已一直在做,問題是爭取更高地位後的最高受益人──即是可能仍然看著我這兒在胡扯的你,仍然只流於朝十晚八做完工廠仔/妹後回家吃飯睡覺的日子。有沒有要想過要為自己的利益去做一些可能要你看少了病人賺少了點錢的事,卻是為自己畢生幸福和日後師弟師妹前途做的事。

只可惜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使命感。歷史是人創造出來的(history=’his’+’story’),問題是你有沒有勇氣去拿起筆桿去編寫這一章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