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分享這段報導。為甚麼是圖片,還是蘋果日報?因為這幾天我回港度假兼進修……

fresh_grad

 
下個月以後﹐我了自己和入了贅的師兄外,全醫院只剩我一個香港同事──師姐師弟走了,人人都以為我會一走了之。近來愈來愈多的聲音叫我回來。

心情在我續領我的工作簽證時,感觸特別多。

兩年前,有的只是胸前的那個「勇」字﹐從零開始,在人力部和其他菲傭印傭和外勞搶排頭位都不當是一回事;兩年後的此刻,我覺得我自己在等侯室格格不入。

然後再在辦手續期間,再聽到以下的人仕和你講的說話:

跟你做體檢的護士用濃烈的湖南口音的華語在教訓你:「幹嗎這麼麻煩去續簽證?轉當永久居民,省卻這些麻煩就好!」

然後在診症室的醫生會和你說:「我常常介紹病人到你那裏拉腰的,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我現在在老人科,他們的腰,一拉就會斷……)」

新加坡教會的弟兄在我每次回港時,都很緊張地問我:「你何時會回來?」他們很多都是馬來西亞人,他們回鄉的意識,跟我們上深圳的士高消遣差不多。

老闆在今年的appraisal給我不俗的評語,薪金已經在半年內隨香港同事離開而水漲船高,加上近期的匯率走勢,其實我賺的,和在香港找到的工作其實差不多。「We will be said if you leave…」

當然,亦因為上面的剪報給爸爸媽媽和已回流的的師姐問我「為何不在這個價錢叫得最高的時侯回來?」

為了省卻兩年一度的手續要讓自己的金錢操控在別人手上?

物理治療就只是聽著醫生維維諾做一些不用腦袋的技工嗎?為甚麼新加坡在不斷地傳是東南亞的醫療樞紐的時侯,物理治療師仍然是一個沒有註冊沒有被醫療同袍視為專業的菜鳥。我還是要屈服於它嗎?

我回香港,可以再找到一份差不多甚至更好薪金,五日半工作朝八晚六可以繼續給我時間在家在教會事奉的工作嗎?

離開新加坡,我還有這麼大的信心嗎?

知道三年安排的原因。可是在旅程進行了一半的時侯,兩邊的想法一直在拔河。怕自己用忙碌去沖淡這種拉鋸出來的疲憊。只是,當你在工作上和事奉上的力愈出愈多,便發覺自已要回家,需要愈來愈大的勇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