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五連打還難受。

病房部的人手創歷史新低,每天每人都用自己一個人的精力在做兩個人的工作量。臨時的新畢業小薯仔都飛到悉尼繼續讀書了,只剩下老油條和簽了死約的同事在被無止境的轉介信煎皮拆骨。

早前說回家湊仔的媽媽回來當兼職,可是明顯看來她熬不住白天捱打回家湊仔的生活,頻頻病假,有人幫等於無人幫。

再過兩個星期,連負責深切治療部的同事都會飛到悉尼攻讀博士學位接著來的小薯仔肯定接不到這個拉置,即是要在原有的人手中調一個去深切治療部……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這個合約制的外勞(對,我從來覺得我和那些孟加拉建築工人其實是沒兩樣的)也給擢升,還兩邊給大老闆和師兄轟炸,要我申請獎學金攻讀碩士學位。

可條件真的很吸引嗎?

所有學費生活費來回機票全包,約38000-40000澳元,折算約52500新元。

交換的是永久居民的身份,少了每月500新元的房屋津貼。500 x 36=18000新元。另外要供這兒的公積金。

還有還有,我寶貴的青春,要硬生生地熬在這個地方另外三年時間。

大家覺得怎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