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少幾個星期都沒有post。其實很多事情在發生。

新的數碼鍵琴已經到手,最少不用用上箱頭筆畫琴鍵的慘況。但琴一到手第一份工作就是要在教會一個聚會中自彈自唱《Journey》。這算是個歌唱比賽,秀可以給未信的朋友作傳福音的機會,又可以給教會內的弟兄姊妹大顯身手的機會。

當身邊的人,連主辦單位都建議我可以找別人幫忙伴奏,但不知哪來的動力,要做一場good show。問題是兩年沒有認真練過琴的手指因為長期搬運公公婆婆和扭頸下已經異常僵硬,加上要因應場地需要而背譜──因為譜架一定會擋住面龐,不宜入鏡,但請記得我是連考皇家學院鋼琴試都不背譜的壞學生。

兩個星期茶飯不思,連造夢都是這首歌很教人害怕。上次做這個動作已經是中六時唱《天黑黑》的那一次,但因為學生會同時有活動在搞,最後在決賽也是要忍痛放棄,改了一首有伴奏帶的歌。

但在那一晚,我成就了另一次奇蹟……(但媒體部的同工還在整理片段,所以只奉上原裝版本)

“When satan mocks and friends turn to foes,
it seems like everything is out to make me lose control.
That is a long long journey, till I find my way home to You."


想著歌詞,聯想到近來在職場的狀況。

連續數個月人手嚴重短缺,又無止境到不知道何時才有補充的人 手到來。管理層一直忽視問題,一直在忽視我們已經在嚴重濫用優先排序(prioritization)的機制。同事一直做工至七八時還在樓上,因為我們還覺得需要看的病人一直沒有看完。病假數字也因同事在長期壓力下截截上升。病房部上司一直向管理層反映,奈何一直都沒有實際的改善方案,杯水車薪的接濟還沒有真正紓緩人手不足以致應看的病人沒有被看的情況。呼天不應,叫地不聞,最後上司用了最後一著──無限期長假去聲討,去要脅,最後才成功叫大老闆出山從自己的辦公室走出來幫忙。

但這一著,原來在同事中間沒有多少人懂得因由,去體諒她為甚麼沒有和前線同事共度時艱。這樣的一著,被錯看成不負責任的表現。

當上司在責難高級同事沒有去關心前線同事,但中高層同事的壓力,在夾心中間不斷被擠壓的折騰,又有多少人明白?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   
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    
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以弗所書6:10-18》

諷刺,我就是叫人站穩的人,當補給一直缺乏,自已都站不穩,最後堅持的防線都崩潰的時侯,再好的戰士,最好的兵器也擋不住攻擊,尤其是連你的盟友也成為敵人的時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