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學古典鋼琴時極討厭練習曲,那種枯燥乏味我想學過音樂的人都會明白。

但在一切雜亂無章、不分青紅皂白的時刻, 神叫我在體力和精神到了差不多被KO的情況下去練哈農。

機械式的指法,注意力只集中在指頭在豆點上,最少可以將一直縈繞著腦海的思緒只集中在一些小事上。就像別人去游泳、跑步一樣,汗水流了,指頭破皮筋腱被繃緊然後放鬆完全中了PNF的基本原理(對不起,還是有點職業病),但至少我可以好好睡一覺。

晚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