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前,神經科學生實習,院校的visiting lecturer來訪。我那時是第一次帶學生,幸好也達到講師和學生的期望──那一班學生聽說是那屆所謂「轉數」較慢的一群,搭檔身經百戰也教得吐血,我自己也沒有好好的一把尺去量文憑程度的學生應該有多少智慧。

今天,我已經轉到門診部處理conservative management的筋骨症。同樣是帶學生,又是同一個lecturer來探學生,當她看見學生的導師又是我,而教的是截然不同的東西,狀甚驚訝。

「怎麼MS又是你,neuro又是你?」
「不只,早前有一天兩個負責深切治療部的同事忽然同時請了大假,連抽痰也是我來教的……」

有點覺得自己就像詹瑞文在劉青雲的電影裏轉來轉去,路人甲、垃圾婆、警察、茶餐廳伙記,全部獨腳戲一力承擔。

但人家是最佳男主角,在我上面有更多能力比我強的人,但被行政工作綑綁至動彈不得。

上司安慰你是「能者多勞」,當你成為萬能老倌後,其實是他們隨意發配邊彊也不應該有絲毫怨言。

這就是長期人手不足狀態底下的危和機。再一次證明,機會是留給已經準備好的人。但我肯定不是這種人;做,是逼出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