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海峽時報財經版

專題報導一位牙醫怎樣窮畢生積蓄開了第一所自己的診所,然後逐漸將版圖逐漸擴大成為新加坡最大的牙科醫療集團。所以文題也戲稱他的牙科集團為McDental。

成功擴大版圖的原因,除了資金的調度、診所的地點、市場策略外,其中一點我覺得挺有趣的,是他對員工的態度之好,一傳十十傳百,贏得同僚的信任,令同樣是和自己一樣資歷甚至老前輩的牙醫心甘情願當你的下屬,給你抽去相當的佣金去維持公司的盈利。

現今香港的私人執業的受僱物理治療師,不外乎是醫生和物理治療師聘請回來的。

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下,當你的老闆是醫生的時侯,僱主和僱員的關係從來都不是平等的。又或者聘用你的是富經驗的治療師,總覺得自己學到的東西用於病人身上,只是賺的錢給老闆買花戴。僱員從來都不覺得是味兒,全因為這種不對等的關係。僱員以為老闆會「教會很多東西」而去默默承受低薪長工時的折磨。但公司為了提升盈利,看病人的數量大於一切。老闆教的,不論醫生還是治療師,不論是 臨床知識還是企業管理的經驗,無不是推說沒有時間去教。就算去教,總會留起最後一式,作為壓榨員工的手段。我亦聽聞過某物理治療師在雜誌撰寫的文章,其實都是她「請槍」叫員工代筆,然後到出版時填上自己的名字。到最後,只有老闆自己才有機會有曝光去招徠病人,員工到老闆分身不暇時才有「執二攤」的機會,自己苦無機會去吸引新病人。但有時病人來時當然想看較「有名」的治療師,曝光率當然是病人選治療師其中一個挺重要的元素,最後得益的還是大老闆。

相反,如果你的資歷比老闆深厚,你又如何自處?僱員又會否處處都看不順眼,去挑剔老問治療/ 推銷的手法?身為老闆又怎樣去處理和僱員的關係?這個連醫生護士都搞不妥的關係,我不相信物理治療師會有甚麼卓見。

連強如澳洲的物理治療師都說自己是差勁的推銷員和老闆,但澳洲物理治療學會的私人執業小組有關於推銷和管理的材料和資源多如銀河沙數。反觀香港,人人都吝嗇自己的營商之道,深怕別人學會了就搶自己生意。學會也很像怕自己的刊物沾上銅臭味,印象中從來都沒有人去請私人執業者去討論自己營商之道,只有求學問才是高尚情操。

專業人士,就是怕別人搶自己的光環。如何處理這種所謂專業人士的高傲,是每一位想自己開分行治療師要學會的一門藝術。市場是有需要開一種平易近人的連鎖式物理治療診所,就像麥當勞一樣可以讓人知道甚麼才是漢堡包。有人吃過麥當勞的漢堡包後想再吃好一點的,有要求的自然會捨得花錢去吃MOS burger和Triple-O的了。

只是有多少人會明白這個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