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師兄都覺得我看這篇論文無聊之極。

南澳洲大學訪問該州三千幾位治療師,將其分類為新畢業(兩年或 以下)和其他富經驗治療師,然後去訪問他們對使用電療(electrotherapy)包括電流、超聲波、熱療、冷敷、生物反饋(biofeedback)、微電流(microcurrent)、雷射激光、紫外線等等機器的適應症和操作方法的自信程度。

沒有問都不知道,原來有20%新畢業的同學竟然會答自己沒有信心去操作干擾電波(IFT)。換著在我畢業的年代,即是差不多20幾位同學雖然找到治療師工作,沒信心去替病人開IFT,但每天「膽粗粗」替你開「波」。

病人們,害怕嗎?

原來更恐佈的是,當你的IFT是由富經驗的治療師幫你放的時侯,信心指數竟然比新畢業同學低上最少30%。即是說:如果在我畢業的那個年代,有一半是在挺而走險替病人開「波」。

若談到其他坊間比較少用的療法例如微電流之類的東西,情況更跌至慘不忍睹。

文中有一句說得好:澳洲人太多手下功夫,和osteopath(整骨醫師)和脊椎指壓沒兩樣,逐漸失去一種物理治療項目當都頗為重要的核心工作。當有人在埋怨我們的註冊制度未有好好管制美容院,容讓那些未必受正統訓練的所謂美容師替人開微電流超聲波(最新聽到是用治療用頻率用超聲波作減肥之用!!!),請先問問自己到底有沒有關於這方面的知識。當中,治療師好應該明白這些電療的原理、適應症、操作守則、事故處理方面的知識。不要以為因為有物理治療助理代勞可以置身事外。到底,他們也是治療師訓練出來的。

當我再遇到有所謂澳洲的大學訓練出來的同事要自己開短波機(SWD)的一臉無奈,有點教人痛心疾首。在讀書的時侯,臨床導師強調治療師和治療助理的分別。還在學生的時侯,因為對醫院環境的陌生而被治療助理呼呼喝喝的情況時有發生,在這兒竟然可以看到治療師哀求治療助理放tilt table開干擾波的奇景。

久違了的,應該好好溫習。尤其在這個弱肉強食,各醫療專職同業在霸佔自己據點的時侯,如果你還相信物理治療師是你的事業而非工作,請好好保養你的秘密武器。

(要原文請留email。)

廣告